寧波綠洲珠寶行搶劫殺人案徐利老婆女兒照片,被判死刑當場崩潰圖

時間:2017-11-21 15:37:04來源:168看看網

近日,寧波“綠洲珠寶行劫案”被告人徐利一審被判死刑,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而這場遲來22年的審判雖然落下了帷幕,但留給人太多不能理解的地方。嫌犯徐利為什么會變成十惡不赦的殺人惡魔,且不僅犯案一起。他的老婆女兒對此會有怎樣的回應?隨著小編一起來了解寧波綠洲珠寶行搶劫殺人案徐利老婆女兒照片以及被判死刑當場崩潰圖。

寧波綠洲珠寶行搶劫殺人案徐利老婆女兒照片,被判死刑當場崩潰圖

11月21日,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寧波紹興系列搶劫案公開宣判,被告人徐利一審被判處死刑,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寧波綠洲珠寶行搶劫殺人案徐利老婆女兒照片,被判死刑當場崩潰圖

上午9點,徐利案在紹興中院二號法庭公開宣判,法院審理認為,被告人徐利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使用暴力等手段,當場劫取公私財物,其行為已構成搶劫罪,且系搶劫銀行等金融機構、多次搶劫、搶劫數額巨大、搶劫致人死亡、持槍搶劫;被告人徐利違反槍支管理規定,非法持有槍支,其行為又構成非法持有槍支罪,且系情節嚴重。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予以支持。被告人徐利在1997年10月1日前后分別實施搶劫犯罪,應適用1997年修訂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被告人徐利一人犯數罪,依法對其數罪并罰。雖被告人徐利搶劫紹興供銷大廈、諸暨嘉瑞珠寶店系搶劫未遂;歸案后認罪態度較好,主動供述司法機關尚未掌握的本案第一至第三節搶劫事實,但被告人徐利主觀惡性極深,犯罪手段極其殘忍,情節極其惡劣,后果極其嚴重,論罪應處極刑。

寧波綠洲珠寶行搶劫殺人案徐利老婆女兒照片,被判死刑當場崩潰圖

法院判決,被告人徐利犯搶劫罪,判處死刑,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非法持有槍支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決定執行死刑,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寧波綠洲珠寶行搶劫殺人案徐利老婆女兒照片,被判死刑當場崩潰圖

從1993年到2007年,他7次搶劫,持槍搶劫3次,殺害4人,劫得珠寶首飾等財物數百萬元。
他曾經有過好幾次走回正途的機會:考上長興衛校,原本可以好好讀書,但他卻選擇了去搶劫;他的哥哥從懷疑他作案,到后來卻為他提供工具,再跟他一起分贓;與衛校同學結婚生女后,原本應該就此收手……

寧波綠洲珠寶行搶劫殺人案徐利老婆女兒照片,被判死刑當場崩潰圖

11月10日,45歲的他被押上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第2法庭受審時,與他的面無表情比,他每走一步所發出的腳鐐與地面的撞擊聲,在安靜的法庭里顯得格外刺耳。
他就是犯下浙江珠寶第一大案、“浙江第一懸案"的徐利。

詳細了解案情,推送:
直播:寧波“綠洲珠寶行劫案”開審,作案7起殺害4人,嫌犯開口供述更多細節…
兩起劫案的遇害人家屬,在旁聽席屏息靜氣地注視著這等待了二十多年的一刻,然而,隨著當年劫案大量現場照片和細節在庭審中首度曝光后,他們的內心再次受到了巨大的沖擊,一位家屬搖了搖頭說,“太難過了”。

寧波綠洲珠寶行搶劫殺人案徐利老婆女兒照片,被判死刑當場崩潰圖

七次犯案多是踩過點的
在法庭的詢問環節,徐利供述說,自己七次犯案的地點,多是踩過點、有過選擇的。
比如1993年,他第一次搶劫的臨海臺州醫院,是因為他曾在此住院過一段時間,比較熟悉。
而1995年選擇寧波綠洲珠寶行搶劫,他說是因為自己事先看過,這家珠寶行人手少。
當審判長——紹興中院張宏偉院長問他,身為臨海人,1993年曾就讀于長興衛校,先后在臨海和長興犯下三次劫案的他,為什么要到寧波作案時,他說,“印象中寧波是個港口,富裕一點”。
之后,他結婚,老婆在諸暨上班,他們住在諸暨,1998年,他在紹興縣供銷大廈下手,說是因為事先看過,“覺得沒有人值班”,但后來作案時卻剛好遇到了值班保安正在巡邏,他沒有得手。
2007年最后一次作案,他自認為有一扇后窗可以潛入諸暨嘉瑞珠寶店,并打算改用高壓電擊的方式擊暈值班人員,但因防盜窗突然爆出火花被值班保安發現而作案失敗。

寧波綠洲珠寶行搶劫殺人案徐利老婆女兒照片,被判死刑當場崩潰圖

第一次殺人后
在衛生間咳嗽半小時
入讀長興衛校,并沒有讓徐利從此走上正軌,入讀三個學期后,他因為頻頻曠課被學校勸退,很快,他又作案了。
根據指控,徐利第一次殺人,是1994年7月,在臨海城南信用社。
關于其他幾次劫案的提問,徐利在法庭上的回答大多快速清楚,唯獨說到這起案子時,他說為什么選這里想不起來了,只記得自己帶了尖刀、撬棒和手套,連怎么進入信用社的都想不起來了。
但他也承認,好像是直接刺死了人。
根據公訴人出示的證據顯示,當時值班人員躺在信用社的一張單人床上睡覺,徐利用尖刀刺了其數刀,致其被刺破心臟大出血死亡,創口深達15cm。
而當時與徐利租住在一起的哥哥(另案處理)在證言中說到,當晚徐利深夜才回家,回家后在衛生間起碼咳嗽了半小時,第二天看到信用社被劫的新聞后,他就猜測是弟弟干的。
這起案子中,徐利用撬棒撬金庫未果逃離。
律師說,這些年,徐利一直在盡力忘掉這些事情,可能有細節記不清楚了。
曾用槍抵住哥哥后腦
問他怕不怕
覺察到弟弟異樣的哥哥,不僅沒有阻攔徐利,反而在后來的劫案中,成了幫手。
1994年11月,長興縣長興龍達股份有限公司搶劫案,殺害一名值班人員,劫走黃金飾品、珠寶玉器及手表進價合計72萬余元,還拿走了現金1944元和香煙等物。
根據起訴書,這次作案后,徐利返回臨海后,伙同了自己的哥哥將劫得的黃金飾品等融化成塊,分批次賣給了臨海市東門后街一家金店的張老板(另案處理),獲利30多萬元。徐利還將劫得的部分玉器、手表等分批賣出,又伙同哥哥將玉器、手表等物品裝在瓦罐內,埋于臨海市的老家住宅地下。
今年3月29日,公安機關在徐利老家住宅內起獲裝有玉器、手表等物品的瓦罐。法庭上公訴人出示的證據顯示,瓦罐內有玉鐲9只、手表24只、寶石196顆,項鏈手鏈百余條等。
而這些物品中,還有一部分可能來自寧波綠洲珠寶案,因為在瓦罐中還有一枚綠洲珠寶的紀念幣。
徐利哥哥在證言中提到,1995年12月,也就是徐利犯下浙江珠寶第一大案——寧波綠洲珠寶案前,他幫弟弟加工了撬棒,也看到弟弟準備了槍支。案發后,弟弟曾用槍抵住他的后腦問他怕不怕,并說自己在寧波開了兩槍。
撬保險箱時保安看到臉
于是殺人滅口
徐利在法庭上說,自己在1994年用別人的身份證,在云南買了兩把手槍21發子彈,后來自己還改裝了消音器。
他說,自己帶手槍搶劫,主要是想起震懾作用。
當公訴人問他,如果對方反抗的話打算怎么做,他說,“直接殺掉吧”,還說,“我開槍后就走了,當時沒看被打的人死沒死。”
據起訴書指控,在寧波綠洲珠寶案中,徐利用手槍威脅兩個值班人員后,用繩子分別將兩人雙手反綁,并用毛巾堵住嘴巴,之后才開始用撬棒、尖刀撬開視頻柜內的保險箱,劫得財物后,用手槍朝兩人頭部各開了一槍,致二人顱腦損傷死亡。
審判員問徐利,為什么在兩受害人已經被控制住的情況下,還要開槍打死?
徐利回答說:“因為撬保險箱時出汗,摘了臉罩,被他們看清了臉。”
寧波綠洲珠寶行搶劫殺人案徐利老婆女兒照片,被判死刑當場崩潰圖

買過兩套房子
但都賣掉還了賭債
據起訴書指控,1995年12月6日0時許,寧波綠洲珠寶行被劫,兩名值班保安被害,多只保險箱被撬開,被劫黃金飾品經保險公司核實,合計將近120萬元。
長興和寧波綠洲的這兩起案子搶劫所得,使徐利一度也過上過外人看起來很風光的日子。
他說,搶劫來的錢,他在諸暨和臨海各買了一套房,臨海那套大約花了20萬,諸暨那套花了三十四萬遠,剩下的錢賭博用掉了。
公訴人隨后在庭審中提到,徐利早年以16萬元買入的臨海一處房產,在2012年以92萬元賣出。
事實上,他的兩套房產都已被他賣掉,用于歸還賭債。
曾考慮到女兒
不想再犯太大的事
1998年在紹興供銷大廈持槍搶劫未遂后,徐利停手了相對來說較長的一段時間。
這段時間,他的女兒出生了。
一直到2004年1月22日,他在諸暨第一百貨商店作案。
根據指控,徐利當時爬入店內后,看見值班保安正在睡覺,遂上前用尖刀捅刺保安……因保安用手奪刀抵抗并逃跑呼救,徐利便朝保安腿部開了一槍。
在庭審中,對于公訴人的指控,他一直比較平靜,迅速表示沒有異議,唯獨這次,他說,自己當時并沒有想捅保安。
律師在庭上問徐利,是否可以一槍殺死值班人員?
他答可以。
律師又問,為什么沒殺?
他說,考慮到女兒,不想再犯太大的事情,其實自己以前殺人有后悔,女兒出生后不想再殺人了,就對著值班人員的腿部開了槍。
律師說,徐利在這次作案時,已有一定悔改的表現,不再有殺戮之心。
除夕夜作案想用爆竹聲掩蓋槍聲
公訴人提出,2004年1月22日是除夕夜,問徐利“為什么要選擇除夕夜作案”時,他回答說,因為想到作案時開槍的話,可以有爆竹聲可以掩蓋。
公訴人還提出,徐利犯下的幾起搶劫案中,被害人大多是在深夜,尤其是熟睡沒有反抗能力的時候被殺害的,其中有一名被害人曾向徐利求饒,但徐利都下了狠手,或近距離用槍擊擊穿頭顱,或用尖刀捅得傷口深度達15cm等,情節嚴重,性質惡劣。
公訴人認為,徐利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當場使用暴力劫取公私財物,其行為已構成搶劫罪,且具有搶劫銀行、多次搶劫、搶劫數額巨大、搶劫致人死亡、持槍搶劫等嚴重情節,部分系未遂;另徐利違反槍支管理規定,非法持有槍支,其行為還構成非法持有槍支罪,且情節嚴重。

寧波綠洲珠寶行搶劫殺人案徐利老婆女兒照片,被判死刑當場崩潰圖

控辯現場
有坦白情節是否予以從輕?
律師在發表最后的辯護意見時說,徐利主動供述了三起公安機關沒有掌握的案件,而且交代了贓物藏匿處等,雖然不能算自首,但可以依法予以從輕。
同時,徐利所犯部分案件未遂,也可以比照既遂犯予以從輕。
另外,徐利為了贖罪,多次向辯護人表示愿意捐獻自己的器官幫助別人。
律師認為,徐利在有了女兒后,也有悔罪表現,在搶劫時沒有再直接殺人,而是持刀威脅。
對此,公訴人表示,徐利確實有坦白情節,認罪態度也是好的,但犯罪行為實在太過惡劣,社會危害性極大,所以不應予以從輕。
律師說,此前網上還有很多不實的傳言,如說徐利曾挖出被害人的眼睛,根本是不存在的事,現在通過庭審,所有案件的細節都還原出來了,公安機關和檢察機關的偵查還是很嚴密的。

相關內容

快三倍投大小单双稳赚 云阳县| 含山县| 太和县| 特克斯县| 射阳县| 曲靖市| 当雄县| 且末县| 新丰县| 子长县| 乐平市| 承德市| 神木县| 乐东| 车致| 安吉县| 定结县| 开封县| 蒙阴县| 博湖县| 新源县| 岳阳县| 剑阁县| 休宁县| 滦南县| 罗平县| 通化市| 永寿县| 惠水县| 旬邑县| 蓬溪县| 尖扎县| 聂荣县| 乌鲁木齐县| 论坛| 贺州市| 阳谷县| 山阴县|